联系电话:186-8888-8888

9778澳门威尼斯人在线网站
单田芳评书:新隋唐演义与旧隋唐演义有什么区别?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主页 > 9778澳门威尼斯人在线网站 >

单田芳评书:新隋唐演义与旧隋唐演义有什么区别?

作者:baidu.com   发布日期:2018-12-01 05:26   信息来源:baidu.com

单田芳评书:新隋唐演义与旧隋唐演义有什么区别?

9778澳门威尼斯人在线网站

旧的是单田芳年轻时候说的(分上下两部),新的150回是单田芳年纪大了以后说的。旧的内容更多更详细。
单田芳(原名单传忠,1934年12月6日-),中国河北涞水(一说山东德平)人。1934年12月6日(阴历十一月十一)出生于天津。中国知名评书表演艺术家,第三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中国曲协会员,中国通俗小说研究会会员。其评书表演在语言上比较质朴,以声绘形绘色绘情上尤为见长。从90年代中后期开始,在电视台(比如中国中央电视台)上播出其视频的评书节目。

评书《隋唐演义》,《大唐惊雷》,之后是哪部??

隋唐系列
单老的隋唐演义系列顺序大致为《隋唐演义》->《大唐惊雷》->《罗通扫北》->《薛仁贵征东》->《薛丁山征西》->《薛刚反唐》
《说唐后传》是《大唐惊雷》、《罗通扫北》、《薛仁贵征东》的合并书。
《薛家将》是《薛丁山征西》、《薛刚反唐》的合并书。
《风尘三侠》是《隋唐演义》的外传。
隋唐演义系列之后按时间排还有《花木兰(从军记)》、《深宫惊变》、《安史之乱》,但与隋唐演义系列没有关连,不属同一系列。
望采纳..谢谢

单田芳的隋唐演义总共多少集

1单田芳的隋唐演义总共为216回
2隋王朝临末日时,以瓦岗寨为首的起义军,联络朝中被隋炀帝迫害的将领,推翻隋朝,建立唐王朝的故事
3你可以在电驴上搜索下载

评书隋唐演义单田芳介绍实力排名的是多少集???

隋唐十八条好汉
  第一好汉:西府赵王李元霸 ,雷神下凡,生得尖嘴缩腮,面如病鬼,骨瘦如柴,力大无穷。两柄铁鎚,其重有八百斤,坐一骑万里云,天下无敌。
  第二好汉:天宝大将宇文成都,胯下赛龙五斑驹,掌中凤翅镏金镗,勇贯三军
  第三好汉:银锤太保裴元庆裴三公子,胯下一字没角癞麒麟,掌中一对八棱梅花亮银锤
  第四好汉:紫面天王雄阔海,一根熟铜棍,压盖武林 ,身高一丈,腰大数围,铁面虬须,虎头环眼,声若巨雷。
  第五好汉:双镗无敌伍天锡,胯下青龙马,掌中一对短把凤翅镏金镗,英勇无比
  第六好汉:南阳太守伍云召,跨下踏乌白雪马,掌中凤翅镏金镗
  第七好汉:少保罗成,胯下一匹西方小白龙,掌中五钩神飞亮银枪
  第八好汉:花刀大将魏文通,跨下花斑马,一把花刀是隋营数一数二的大将
  第九好汉:靠山王杨林,胯下金睛兽,掌中一对囚龙双棒
  第十好汉:银面韦托秦用,秦琼的干儿子,胯下赤炭火龙驹,掌中八棱紫金降魔杵
  第十一好汉:呼罗国王,胯下青鬃马,掌中单锤,乃突厥第一战将
  第十二好汉:四宝大将尚师徒,胯下宝马呼雷豹,掌中乌龙提泸枪,山马关大帅
  第十三好汉:神拳太保秦琼秦叔宝 ,性情豪爽,济困扶危,结交好汉,因此人称为“小孟尝”。使两条一百三十斤镀金熟铜锏。
  第十四好汉:皂袍大将尉迟恭
  第十五好汉:赤发灵官单雄信,单二员外,江湖总瓢把子,胯下枣红马,掌中一把金钉枣阳槊
  第十六好汉:银枪将苏定芳,胯下银龙马,掌中亮银枪
  第十七好汉:勇三郎王伯当,胯下黄斑马,掌中花枪
  第十八好汉:大刀王君可,胯下一匹赤兔马。

单田芳隋唐演义目录

第一回 秦叔宝发配北平府 史大奈赎罪立擂台
第二回 顺义庄兄弟重相会 关帝庙席前叙旧情
第三回 救秦琼弟兄划策 求王妃内宅托情
第四回 王妃用计假托梦 罗艺升堂查案情
第五回 大堂上罗艺有心追流弊 王府里夫人无亲竟装疯
第六回 亲姑侄二堂认亲眷 表兄弟王府传锏枪
第七回 秦叔宝误伤武少帅 孙知府受责查凶手
第八回 武奎武亮王府访凶手 罗艺罗成设计护秦琼
第九回 武奎定计为子报仇 秦琼校场露技练武
第十回 秦叔宝比武胜群将 小后羿赛箭出巧招
第十一回 一箭双雕秦琼险胜 立军令状武奎下场
第十二回 秦叔宝校军场锏打武奎 于双仁王爷府行刺秦琼
第十三回 秦琼义释于双仁 武亮夜投瓦口关
第十四回 罗成艺高枪挑反叛 秦琼马惊认子山林
第十五回 大锤将飞锤打红海 秦叔宝复夺瓦口关
第十六回 秦叔宝千里探友 二贤庄雄信闭门
第十七回 斗双牛傻英雄显示神力 找骡驮大王庄弟兄相逢
第十八回 小孟尝晋见济南侯 罗士信大战深乎尔
第十九回 赴京城秦琼押寿礼 遭劫难上官自轻生
第二十回 少华山秦琼遇友 琼五庙齐彪打神
第二十一回 临潼山上柴绍秦琼谈往事 长安城内李豹齐彪惹祸端
第二十二回张家店骨肉相认 岳王府旧友重逢
第二十三回 元宵逛灯解诗谜 鼓楼练武拉硬弓
第二十四回 卖宝弓阔海试探天宝将 闯相府伯党冒险救兰香
第二十五回 相府被围群英突围 鼓楼奋战阔海助战
第二十六回 天宝将三搜王府 长平王智藏七雄
第二十七回 弑兄纳嫂杨广篡位 净狱大赦咬金被释
第二十八回 净街虎大闹会仙楼 铁判官初会程咬金
第二十九回 兄弟结拜密议劫皇纲 咬金学艺梦中练板斧
第三十回 小孤山拦劫皇纲 靠山王严令捕贼
第三十一回 尤通假设哭丧计 秦琼三探汝南庄
第三十二回 单锏别妻全大义 染面涂须诈登州
第三十三回 杨林爱将认义子 秦琼意外得宝枪
第三十四回 秦叔宝为母作寿 罗公然中途被劫
第三十五回 程咬金截道丢脸 贾柳楼英雄聚会
第三十六回 贾柳楼王勇失宝灯 秦府内单通丢玉人
第三十七回 小白猿大显身手 程咬金搬弄是非
第三十八回 贾柳楼上大结拜 十三太保问斩刑
第三十九回 程尤被押济南府 群雄起义反山东
第四十回 反山东火烧济南府 搜酒楼唐璧得盟单
第四十一回 秦府被抄全家遭难 傻子被囚难里逃生
第四十二回 罗士信大战徕乎尔 傻英雄火烧济南城
第四十三回 杨林搜府认义女 秦琼奉命结姻缘
第四十四回 张子艳救夫自刎 秦叔宝弃官反隋
第四十五回 秦叔宝智过潼关口 罗士信活捉魏文通
第四十六回 靠山王中稳军计 徐懋功取金堤关
第四十七回 单通瓦岗会翟让 谈判决裂动干
第四十八回 单雄信失利瓦岗寨 罗士信大闹聚英堂
第四十九回 秦叔宝一锏劈圆觉 程咬金三斧定瓦岗
第五十回 程咬金冒险探地穴 瓦岗军正式举义旗
第五十一回 靠山王围剿瓦岗寨 罗士信打死魏文通
第五十二回 杨林兵败金鸡岭 邱瑞荐举裴仁基
第五十三回 裴元庆力举千斤鼎 鱼皮国派使送怪兽
第五十四回 降异兽小将得宝马 征瓦岗元庆战虎彪
第五十五回 裴元庆战胜反问斩 齐国远假锤倒逞威
第五十六回 瓦岗寨前真锤对假锤 大帅府内假书当真书
第五十七回 山马关裴夫人受骗 瓦岗寨程魔王娶亲
第五十八回 断壁涧徐懋功收将 元帅帐张大宾丧生
第五十九回 杨林大摆一字长蛇阵 罗成设计夜奔瓦岗山
第六十回 兴隆镇罗成巧遇义父 招商店延平月下传枪
第六十一回 罗少保甜言探听白蛇阵 侯君基盗图夜入麒麟山
第六十二回 巧换酒白猿恶作剧 陷机关被救得阵图
第六十三回 为破阵罗成彻夜不寐 捉刺客阵图得而复失
第六十四回 对花枪佛山脚下兄弟相会 忘旧恩王爷府内夫妻绝情
第六十五回 破敌阵罗成派将 上高峰飞军攀绳
第六十六回 失指挥活阵成死阵 巧化装单枪破双枪
第六十七回 破大阵靠山王再度兵败 战瓦岗天宝将挂帅出征
第六十八回 退敌兵军师设巧计 递书住勇士闹皇宫
第六十九回 观琼花修运河苦役百姓 接杨广建行宫陷害李渊
第七十回 金殿辩冤世民得宠 御前要官元霸出世
第七十一回 举铜狮两杰比力气 较武艺二雄争高低
第七十二回 乘龙舟昏君肆虐 截杨广反王结盟
第七十三回 捉放靠山王秦琼心软 围攻天宝将元庆求战
第七十四回 裴元庆锤打天宝将 隋炀帝旨调西赵王
第七十五回 柴绍联营定暗号 元霸锤镇四平山
第七十六回 金锤碰银锤元庆败走 傻人治精人君基吃亏
第七十七回 一猛一杰难分胜负 老夫老妻破镜重圆
第七十八回 十八国联军兵败四平山 程胶金单骑勇闯扬州城
第七十九回 三官庙魔王斗"活鬼" 靠山屯咬金遇"阎王"
第八十回 李世民正气拒萧后 程咬金二次探地穴
第八十一回 程咬金牛头吓杨广 魏国公刑场救魔王
第八十二回 瓦岗山魔王禅让 大魏国李密称王
第八十三回 红霓关程咬金作媒 元帅府王伯党成亲
第八十四回 听戏言新夫妻大打出手 受责罚两兄弟被赶出关
第八十五回 泗水关哥弟复遭擒 青风岭兄妹暂安身
第八十六回 取泗水女将发雄威 投瓦岗三杰甘服输
第八十七回 刺客被释说出真情话 反王齐集攻打紫金山
第八十八回 西魏王观阵遇险 秦叔宝马坠枪折
第八十九回 丢枪马尚师秆自刎 逼义父罗少保绝情
第九十回 裴元庆再打天宝将 西赵王又助瓦岗军
第九十一回 破铜旗阵懋功点将 走扬州城杨林败兵
第九十二回 失北平罗艺战死 破扬州隋朝灭亡
第九十三回 杨广未死义军死奸手 李密不要江山要美人
第九十四回 元霸恃武强索玉玺 李密荒淫众将走离
第九十五回 断密涧李密丢命 雷雨天元霸丧生
第九十六回 徐懋功洛阳请将 尉迟恭别家从军
第九十七回 白壁关三鞭换两锏 棋盘山一截十万粮
第九十八回 李世民感召黑袍将 尉迟恭降顺小秦王
第九十九回 尉迟恭鞭打单雄信 罗少保感服李世民
第一百回 聚洛阳反王联兵 锁五龙一统归唐

那我随便问一个你来回答。。

单田芳隋唐演义共有几个版本?

有两个版本,一个216回分上下,一个130回。版本内容不太一样,比如尚师徒的结局,杨林布阵的用人等,具体的一时想不全,酷我听书上两个版本都有可以去听一下。

单田芳隋唐演义哪一回是李元霸大战罗士信,哪一回是李元霸大战裴元庆,哪一回李元霸大战宇文成都。

是在瓦岗英雄传里面李元霸大战罗士信的,都是在四平山十八路反王劫杨广的时候,裴元庆落败,徐茂公向秦母借了罗士信来对付李元霸,李元霸准备使尽命三锤打死罗士信时,罗松携母上幽州刚好遇见,一枪解开了大锤和大枪。

单田芳说的隋唐演义李元霸哪回战的宇文成都

第七十回 金殿辩冤世民得宠 御前要官元霸出世
  且说唐国公李渊被绑出午门要问斩刑,忽听殿外有人高喊:“刀下留下!”杨广一听心想:这是何人,如此大胆:“且慢动手,把喊话之人带上殿来。”不多时,从殿下带上一人。这人年纪不过十七八岁,头上带着三叉束发紫金冠,一脸英气、一身俊俏。杨广被这个年轻人的神态、气质所慑服,不禁暗想:这是何人?只见这个青年人从容跪倒:“给万岁叩头!”“你是何人,有何话说?”“启奏万岁!臣乃李渊次子李世民,但不知我父身罹何罪,尚祈陛下明示!”“你父存心谋叛,私造宫殿。”“何以见得?”“这座宫殿工程浩大,若非事先营造,百日如何造成?”“启奏万岁,接到谕旨之后,臣父命臣监造,并非事先私造,陛下不信,可以查验。”“如何查验?”“查验不难,请陛下派人拔钉验锈,揭瓦验泥。若为新造,钉无锈,泥土新。若为旧造,钉必锈,泥必霉,新造旧造,一验便知。”杨广听了,不住点头,说:“来呀,拔钉验锈,揭瓦验泥。”查验之后,果然是新造。杨广对李世民的相貌、风度、才华、胆量,非常欣赏,忙令把李渊带回。李渊回到金殿,跪倒谢恩。杨广说:“贤卿不必害怕,适才乃与卿戏耳!”就是说:跟你开玩笑哪!李渊敢怒而不敢言。杨广命李渊坐下,反倒和他聊起天儿来:“爱卿!你有几个儿子?”“启奏陛下,臣有三子,长子建成,次子世民,三子元吉。”“世民朕已见过,那两个儿子在哪里,传孤旨意,叫他们上殿孤要看一看。”李建成、李元吉上殿跪拜之后,杨广见他们也是一表人材,心中甚为高兴。杨广本是个喜怒无常的人,此刻他一高兴就传下旨意,加封李渊的三个儿子,李建成为殷王,李世民为秦王,李元吉为齐王。弟兄三人跪下叩头谢恩。杨广又命拨国库帑银一万两赏与三王为读书之费。三人跪倒再次谢恩。最后杨广说:“李渊!朕有一事与贤卿商议。”“陛下请讲。”“朕膝下尚无儿女,你的次子李世民,朕甚为喜爱,欲收在膝下为螟岭义子,不知贤卿可愿意否?”李渊忙说:“臣求之不得,哪有不愿之理。”李世民见李渊说愿意,忙跪倒叩头,口呼:“父王在上,儿大礼参拜。”这可把杨广喜欢得不得了,急忙说:“皇儿免礼!皇儿平身。”他拉着李世民左看右看,越看越喜欢,说:“皇儿,快到后宫去见你的皇娘,”并令太监陪同前往。李世民到了后宫,先见了正宫萧美娘,又见了东西二宫的张、殷二妃。他们见李世民一表人材,也都非常高兴。消息传到李渊府中,举家上下,人人高兴,个个笑颜,不过也有噘嘴的。原来,唐国公李渊有四个儿子,为什么他告诉杨广只有三个儿子呢?因为他的第四个儿子名叫李元霸,长得奇丑,生性憨傻却力大无穷。李渊怕他在杨广跟前惹祸,所以说只有三个儿子。说起这个李元霸可不是一般人物,在本套书中,他是第一条好汉,他生下来就长了个奇怪的相貌,刚离娘胎就跟个小雷公崽子差不多,哭起来两个小拳头一攥,两条小腿一蹬,哭声瓮声瓮气,就好像打雷一样。李渊一看就紧皱双眉,以为是家门不幸,生了个妖怪,拔出宝剑就要把他杀了。儿是娘的心头肉,李渊的妻子窦氏舍不得,把孩子抱过去说:“多难看的孩子,也是咱们的骨血,我十月怀胎把他养了出来,岂能杀死。”李渊的母亲独孤氏知道了,把孩子抱到她那里,李渊事母至孝,不能反对。就这样,李元霸跟着奶奶长大。这孩子饭量挺大,但是吃多少东西也不长肉,长到六岁啦,还不会说话,七岁才开口说话,但是说话口吃,舌头尖发秃,嘴巴也笨。李渊打心眼儿里腻烦,所以李元霸老在奶奶屋里。长到七岁,李渊给他找来教书先生,他却奇笨,一个字也记不住,光愿意各处跑着玩儿,先生一管他,他的劲儿大,把老先生一推一溜跟头。李渊出来管他,他就往奶奶那里跑。李渊也没法,想:他也许没有开窍,所以老学不进去,只要能教得他认识一个字,就不愁认第二个字。李渊把这个意思和手下人说了:只要有谁能教李元霸认识一个字,就酬谢一百两纹银。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有人介绍来一个丁先生和李渊打了保票,最少也教四少爷认得一个字。丁先生很有耐心,他告诉李元霸,你随便玩儿,在你玩儿腻了的时候,我只教你认识一个字就行。李元霸一看这个先生还差不离,叫我随便玩儿,不管我,行。李元霸玩儿了几天,玩儿累了,也腻了,到书房里去问先生:“你、你怎么还没走?”“四少爷!我得教你认识一个字再走呀!就一个字,你只要记住了,老爷考你你念对了,我就走!”“真、真的?”“可不真的。”“那、那好!你、你教吧!”丁先生一想:有门儿,只要他愿意学,我这一百两纹银就算到手了。于是,赶紧用纸写了一个“丁”字,就是丁先生的丁,这个字笔画简单,好记。丁先生教他一遍,他跟着念:丁、丁、丁,不教了,再问他,就不知道念什么了。整整教了三天,最后总算记住了,念“丁”。丁先生赶快禀知李渊:“四少爷认得一个字了。”“好!你把他带来,我考考他。”“好!我这就去带他来。”丁先生怕李元霸到时候想不起来,就找了一个钉子给李元霸:“四少爷,你手里攥住这个钉子,老爷问你,你实在想不起来的时候,瞧瞧手里这根钉子,就想起来啦。如若还想不起来,你就看看我,我不是姓丁吗?”“好!”这一回李元霸答应的挺利索。
丁先生领李元霸来到李渊书房,李渊问:“先生说你学会了一个字,今日你要把这个字念对了,有赏。”“是!”丁先生挺高兴,赶快把写好的“丁”字往桌子上一放,用戒尺一指:“这个字念什么?”“念……念……”丁先生一看要坏事,就连忙指他的手,叫他看手里的东西,李元霸憋了一脑门子汗,看了先生指他的手,才想起来伸开手看钉子:“啊!啊!想起来了。”“念什么?”“铁。”钉子是铁做的,他想起了铁,所以就说铁。丁先生说:“不对!你再想想。”这时丁先生连忙指自己的鼻子,意思告诉他我姓丁,你不就说丁了吗?“念什么?”“念……鼻子。”李渊一听,这个气呀,说了声:“滚!”一脚把李元霸给踹了出去,丁先生白忙活了一阵。李元霸念书不行,练武可有两下子。李渊家里有练武场,演武厅,各种兵器都有。李元霸到了那里,不管拿起什么兵器,玩弄两下,都挺是样。兵器之中,他特别喜欢大锤。没事他就去摆弄两柄大锤,练起来有进有退,还挺得法。李渊一看,这孩子念书是没指望了,就让他学武吧。于是给他请来两位武术名家,一个叫袁天罡,一个叫李春风。这二人都是道家,本领高强,和当时的风尘三侠李靖、张鼎、红拂女齐名。李渊把他们请到家里,在后花园辟了一个教武场,专门传李元霸各种武艺,并且在大锤上下功夫。李元霸干别的笨,练武可一点不笨。他的武艺和力气与年龄俱长,武艺越练越精,就连他的老师袁天罡、李春风都不敢和他相碰。李渊见他如此,心中也很高兴,就命匠人给他锻铸了一对擂鼓瓮金锤。这对大锤出奇的大。外边用金水镀了十来遍,金晃晃光华夺目。李元霸自幼下苦功天天练,直到现在,他的力气、武艺,已非一般可比。这一次杨广驾幸太原,李渊怕他在杨广面前惹祸,所以和母亲独孤氏商议,要把他锁在屋里,等杨广走了再放他出来。独孤氏也怕他惹祸,就同意了。李元霸被锁在后花园的一个小屋里,不光把屋门锁上,而且用铁练子把他锁在一个大碾盘上。大碾盘是一整块石头,少说也在千斤以上。开始的时候李元霸虽然心里憋气,倒还相安无事。等到他三个哥哥封王、领赏,手下人也都要得赏钱的时候,侍候李元霸的仆人可就噘了嘴了,看人家,主子荣耀,奴仆也跟着得点好处,咱们可好,跟着四少爷,同样受累,还得跟着倒霉。这些仆人也使坏,李元霸被锁在屋里,一天三顿饭都由仆人给他送来。他们一噘嘴,故意一天没有给他送饭。第二天李渊早晨起来,到金殿陪王伴驾去了,李元霸在家里饿得肚子“咕噜噜”直叫,他就问仆人:“怎么还不送饭来?”仆人说:“四少爷!您还有脸吃饭呀!你那三个哥哥皇上都封了官儿了,就你什么也不是,还带累得我们得不到赏钱。你还吃什么饭?”“你,你说什、什么?”“你三个哥哥都当了大官儿了。你大哥是殷王,你二哥是秦王,你三哥是齐王,这都是当今皇上封的,就你当不了官儿还让锁在屋子里,连我们都没脸。”李元霸这一回可急了:“什、什么?他们当官儿,我,我也得当官儿。”说着,“忽”地一下子站了起来。仆人一看,连说:“四少爷!门锁着,我们可没有钥匙,你出不来。”“我、我怎么出不来。锁着我,我不会把门砸开。”说着他搬起大碾盘,往门上三撞两撞门就被砸碎了,他背着大碾盘来到前院。总管一看:“啊呀!我的四少爷,你怎么出来啦?”“我,我要到金殿去要官。”总管一听,连忙拦住去路:“四少爷!那可千万去不得,去了让皇上看见,就有掉头之罪呀!”“为、为什么?三个哥哥不掉头,为、为什么我要掉头?躲开!”“不能躲开,您千万别去。”李元霸用手一拨拉,总管早跌到一边去了,别人谁也不敢拦了,侍候他的仆人捅了漏子,也只好在后边跟着。李元霸缺心眼儿,那么大个碾盘,把铁练子弄断,把碾盘扔了,行动不就方便了。当时他想不起来这么办,只知道自己锁在碾盘上,自己到哪去,只好让碾盘也背到哪儿去。好在他有的是劲,背着千余斤的碾盘只当背了个小包袱。
且说杨广和李渊正在金殿之上叙话,忽听外边一阵大乱,黄门官匆匆来报:“启奏万岁!外边来了一个人,脖子上带着铁锁链,背后背了个大碾盘,要上金殿见万岁爷。御林军拦他,他把军士打倒无数,他就要到金殿来了。”杨广还没有说话,李渊可吓坏了。他知道来的这个人肯定是李元霸了。唉!冤家,怕你惹祸才把你锁起来,谁知道锁上你,你还跑出来了,连忙撩衣跪倒:“吾皇万岁,臣有欺君之罪,罪该万死!”杨广想:这倒是怎么回事呀?问:“爱卿有何欺君之罪?起来讲话!”李渊起来,把自己原有四个儿子,因李元霸如何如何,才把他锁起来,怕惊扰圣驾,因而只说有三个儿子的话说了一遍。杨广还是个贱脾气,越说李元霸如何不好,他越想见一见,就说:“贤卿不必忧虑,待朕见一见你这位四公子,看他能不能吓着我。爱卿!你去把李元霸带上殿来!”“遵旨!”李渊赶紧下殿来到午门之外,李元霸还在那儿打守门的御林军呢!李渊大喝一声:“冤家!还不住手!”李元霸站住一看:啊呀!我爹来啦!急忙给李渊跪下:“爹爹!”“元霸!你不在家里,怎么出来了?”“我、我要当官儿。我三个哥哥都当官儿了,我也要当官儿。”“混帐!你有什么能为,还要当官儿。你要惊吓了圣上命都没了,还给你官儿。现在皇上正高兴,你随我上殿见驾。”李渊一看:李元霸脖子里挂着锁链,背后背个大碾盘:“你呀!你怎么不把碾盘扔掉,啊呀!没有钥匙怎么办?”“爹!不,不用钥匙,我能把它整开。”说着把大碾盘往旁边一扔,伸出两只手来,抓住脖子上的铁链条,一叫力,“咔崩”就断成两截了。他把锁链子往地上一扔:“走,走吧!”李渊看见,真是又疼又恨,忙替他把衣服整理了一下,又对他说:“上金殿见着皇上要行大礼!说:李元霸叩见万岁!万万岁!记住没有?”“记、记住了,李元霸叩见万岁!万万岁!”到了殿上,杨广一看:啊!这么难看的一个孩子,怨不得李渊不愿意让他出来。这时,李元霸跪下磕了一个头,说:“李元霸叩、叩见万、万岁!万、万、万万岁!”他这一口吃,倒把杨广惹笑了,说:“李元霸平身!”李元霸想:什么叫平、平身呀?跪在那里没有动,瞪着两只小眼正想哪,李渊赶紧过来说:“元霸!万岁爷叫你起来哪!”李元霸这才站了起来,冲着杨广:“万岁!我也要。”杨广说:“你要什么?”“官儿呀!你给了我三个哥哥官儿,我也要官儿。”杨广看他这傻呵呵的天真劲儿,觉得有意思,不但没恼,反倒和他玩儿起来:“元霸,我给你官儿也可,你得先说出来你要什么官儿?”“我,我要大、大官儿!”“大官儿是多大呀?这么着吧!”杨广指着两边的文武官员说:“你看看他们都是官儿。你要什么样的?”李元霸说:“我,我看看。”他先看文官,一个个宽眼长袖:“我不要他们这样的。”又看武官,看来看去,看见在杨广身后站着的天宝大将宇文成都:“嗯!这、这个官儿还差不离。”他围着宇文成都看了个够,最后看见宇文成都胸前挂的黄澄澄的一面金牌,说:“这个官儿不错,我就要这个官儿。”说着话伸手就要去摘宇文成都的金牌。这才引出一杰会二杰,金锤挂凤镋。欲知后事,且看下回分解。
第七十一回 举铜狮两杰比力气 较武艺二雄争高低
  且说李元霸伸手去摘宇文成都胸前挂的金牌,这块金牌不比寻常,这乃是老皇上杨坚在世的时候赏给宇文成都的,因为宇文成都为隋朝立过汗马功劳。论力气、论武艺,在当时他还没有遇见过对手,所以杨坚封他为天宝无敌将军,并赐给他一枚金牌,上面刻有“英勇无敌”四个字。李元霸不知深浅,伸手就要去摘,还说:“万岁!我看这个不坏,就把这个官儿给我吧!”杨广忙拦住说:“元霸住手!这个可不能随便给你。”“为什么?”“因为戴这个金牌的人得英勇无敌,你懂么?”“不懂!”“不懂我告诉你,就是他武艺高强,打遍天下无敌手,才配戴这面金牌。”“他没有敌手?那我和他比试比试。他要赢了我,他就没有敌手;他要输给我,我就没有敌手,那个牌牌就得给我。”宇文成都心说,就凭你个雷公崽子,竟敢在我面前发昏撒野说胡话,要不是有皇上在这里,我这一镋就把你打成肉泥。杨广听李元霸这么说,心里一时高兴,想要看看热闹,就说:“元霸!你可敢和他比试?”“怎,怎么不敢。我要赢了,可得把牌牌给我。”天宝将军宇文成都忙说:“启奏万岁!臣不愿和他比试。”“是何原因?”“我主请想:李元霸骨瘦如柴,臣我一向手重,倘若不慎,伤了他的性命,于唐国公面上多有不便。”杨广想看热闹,所以极力往一块儿拉拢:“贤卿不必多虑,李元霸既敢比试,想必有过人的手段。如若爱卿怕有失手,那你们二人不必交手,只比试一下力气,你看如何?”李元霸是初生的牛犊不怕虎,他听杨广说比力气,特别高兴:“对,对,!还、还是皇上办法多。来、来、拉钩!拉钩!”说着往当中一站,伸出右手等宇文成都过来。宇文成都想:我这么一位无敌将军,和一个小孩子拉钩,说出去都有失身份。可是杨广一心想看热闹:“爱卿!过去比一比,不要扫了朕的兴。”皇帝说了话,宇文成都捏着鼻子也只好比一比,心说:这个小孩儿不知高低,我今日得教训教训他。于是迈步到了李元霸面前,胳膊往前一伸有房檩粗,大手像小蒲扇,指头跟小棒槌差不多。当时两个人中指搭中指钩在一起。唐国公李渊替儿子捏了一把汗,心说:冤家!你这不是找死吗?人家天宝将军别说武艺高强,就是不会武艺,凭这个身架,你也不是对手呀,可是他又不敢拦阻,只好听天由命了。宇文成都心里有气,早就憋足了劲。这时杨广一高兴:“等一等!你们二人听我喊一二三,再使劲。一、二。三!”杨广的三字刚落音,宇文成都大手一使劲,且往怀里一带,想把李元霸拽过来,哪知道他连拽三拽,李元霸骑马蹲裆式站着,纹丝没动,还咧着嘴冲宇文成都直乐:“好你个大个子!来!使劲儿拽!”宇文成都没有拽动李元霸,心里正合计:看不出这个瘦猴孩子还真有点劲儿。他正在想的时候,李元霸说:“你拽不动我,我可要拽你啦!大、大个子!你过来吧!”李元霸胳膊一使劲,把宇文成都拽了个趔趄,这一下引起了文武官员的笑声。再看宇文成都前脚的靴子,由于使劲太大,靴底愣给踹掉了,李元霸要没有力量,宇文成都也不会使那么大的劲。就这样,还让拽了一个趔趄,闹了个大红脸,偏偏李元霸是个孩子,占了上风,马上就嚷:“你输啦!给牌!摘牌!”宇文成都急忙跪倒:“万岁!拉钩乃儿童之儿戏,岂能比得高低?金牌乃老主所赐,更不能用拉钩来赌输赢,望我主明察!”杨广说:“爱卿说得对!元霸,你不要着急,既要分出高低输赢,就要多比试几样。适才拉钩算你占了上风,朕想再看看你们的力气!”“比、比力气,好、好哇!比力气他要再输了,金牌可得给我。”“好!成都,你可愿和他比试力气?”宇文成都想:这个面子丢了,我无论如何得找回来:“皇上,臣愿和他比试力举金殿前边的金狮子。”说罢,他换了一双好靴子,把战带紧了紧,迈步下了金殿。金殿前面有一对金狮子,这对狮子乃是铜铸的,锃明瓦亮,一个狮子前面右爪抬起,按着一个绣球,一个狮子前面左爪抬起,按着一个绣球,狮子下面是个长方形的铜座。每个狮子连座算下来足有一千五百余斤。宇文成都来到狮子跟前,把铠甲的底襟掖在战带上,两只手在地上擦了擦,又围着金狮子转了两圈,然后右手抓住狮子的一条前腿,把狮子晃了两晃,狮子活动了,只见他吸了一口气,左手一推底座,说了一声:“起!”一千五百斤重的金狮子被他举过了头顶。当时满朝文武和杨广都连声喝彩。这时,宇文成都觉得面子转了过来,心里自然得意,就举着大铜狮子,在金殿前的空场上转了两圈,然后把铜狮轻轻放回原处,气不长出,面不改色,快步上了金殿:“启奏万岁!臣已举过金狮。”“爱卿神力!退过一旁。元霸!这金狮子你可举得起来?”“我,我举举看吧!”说着他走下金殿,也围着狮子转了两圈,同样用右乎抓住狮腿,左手一推底座:“你、你起来吧!”就觉着他没怎么用劲,这只狮子就让他举过了头顶。这时满朝文武都忘了叫好,一个个惊呆了,李元霸举着狮子也在殿前转了两圈,然后把狮子轻轻放回原处。四周响起了一片喝彩声。李元霸听大伙一喝彩,他来了高兴:“举一个不、不过瘾!来呀!把这两只狮子绑起来,我把它俩一块儿举起来。”杨广和众文武听了,都不相信,以为是小孩子说着玩儿的。再看李元霸把东边的狮子晃了晃,没有费劲就搬到西边狮子跟前,然后用铁丝把两只狮子捆在一起,一只手抓住狮子腿,一只手一推底座,把两个金狮子举过了头顶,又在殿前转了两圈,然后把两只狮子放回原处。

两只狮子捆在一起,总共有三千多斤,李元霸举起来好像玩儿一样,杨广和文武百官连宇文成都都觉着有点玄。这时李元霸把捆铁狮子的铁丝拧开,把一个狮子搬回东边,放好之后一瞅:“啊呀!摆错位置了。”原来两个狮子的头都往里扭,现在脸都朝外了:“哈哈!你们俩怎么还闹别扭了,别后脑勺对后脑勺呀!来来来!扭过脸来。”说着他把东边的狮子又搬回西边,把西边的搬到东边,把它们按原样摆好,就好像小孩子拿玩具一样容易。这一来杨广可乐坏了。李元霸放好狮子,回到殿上:“万岁!给牌吧!”“嗯!等一会儿给你牌。你说说你还有何能为,都练完了再给你牌。”“我、我还会练锤!”“练锤?好,成都啊!”“在!”“这个孩子还会练锤,你们二人上马再比试比试武艺,朕要观看。”“领旨!”宇文成都想:力气你比我大,武艺你可不一定精。今日我要用我那二百六十多斤重的大镋,把你砸个粉身碎骨,方消我恨。他下殿上了银河宝驹,提着他的凤翅镏金镋,等候和李元霸比试。这边,李渊急忙命人把李元霸平时用的擂鼓瓮金锤取来,并牵来一匹战马,嘱咐李元霸说:“儿啊!你要多加小心!”“爹!您就放心吧!”他接过大锤,飞身上马。这时杨广早命人在殿前设下座位,他和文武百官都到殿前观阵。另外早有人在殿前空场用绳子拦了一个大圆圈,按照比武的规矩,这个圆圈就叫梅花圈,比武人一方承认失败,就跃马跑出圈外,另一方不准追杀;倘若在圈外杀死,就须偿命,在圈里则打杀勿论。这是过去比武的规矩。
  且说宇文成都骑马先进了梅花圈,怒目横眉,瞅着李元霸生气。李元霸也提马进了梅花圈。宇文成都一看:这小家伙这一对锤还真够大的,不知他的武艺如何?我看这家伙傻儿巴唧的,不过就凭他有一把子力气,今日我好歹也得用这凤翅镏金镋把他拍死,一来消我心头之恨,二来也给宇文家去掉一个对头。李元霸冲他呲牙一乐:“哎!大、大个子!把你那个牌牌给我不就完了吗?你还要比量。你可看见我这大锤了吗?这要砸到你脑袋上,吃什么可就不香了。”“李元霸你少胡说!你要能赢了我,别说一个牌子,就是我这条命也交给你了。要赢不了我这镏金镋呀!不光牌子你要不上,你的小命也够呛。”“吔!还、还真厉害呀!好吧!那就比、比一比吧!”宇文成都再没答话,把马放开,先在梅花圈里跑开了马趟子,然后找机会动手。李元霸看他跑马趟子,想:我也把这马遛一遛。哪料想他一晃大锤,两腿使劲一夹这马,就听这马一声惨叫,“扑通”倒在地上。李元霸从马背上跳了下来,两旁的官兵赶紧过来一看,这匹马的脊梁骨让李元霸用劲一夹,骨头折了。就这样,一连给他换了几匹马,都经不住他两腿一夹:“给、给我换好马,这马怎么打、打仗!”就在这时,忽然黄门官来到杨广面前:“启奏皇上!靠山王爷带领十二家太保在午门外求见!”杨广一听,不禁一愣:“他怎么来了?”杨广对靠山王怵着一头。杨林是杨坚的兄弟,杨广的亲叔叔,杨林比较正直,对杨广很不满意,曾扬言要回朝来整顿朝纲,所以杨广有点怕见他。杨林既然来啦,又不能不见,忙传旨:“有请!”杨林带领十二家太保来到金殿前边,先对杨广行三拜九叩大礼,然后杨广又给杨林行叔侄家礼。礼毕,杨林问:“皇上不在京师,到此何为?”“啊!皇叔!是这么回事,孤家听说扬州琼花盛开,此乃祥瑞之兆,孤要到扬州观赏琼花,顺便看一看扬州地势。倘适合于建都,孤拟迁都扬州,皇叔来得正好,可随孤家到扬州一行。”杨林兵败之后在金堤关休养,正准备重整兵马,再攻瓦岗,忽听人报:皇上带领三宫六院,文武大臣,起驾到了太原然后要到扬州观赏琼花。他憋着一肚子气,心说:杨广呀杨广,你也太不争气了。如今天下大乱,烽烟四起,你不励精图治,平定狼烟,反倒丢下京师要去游山玩水,看来大隋江山得葬送在你手。所以他带领十二家太保,连夜追到太原,本想见到杨广,狠奏一本,劝他重回京师。现在听杨广说要迁都扬州,就想:长安地处一隅,对辽阔中原,鞭长莫及,以至到处反叛,倘若迁都扬州,地势适中,对中原也好控制,所以他一肚子火气,竟然消散:“我主既有此雄心,老臣赶来保驾!”“谢皇叔一片忠心。”这时杨林才有功夫往殿前空场观看,见宇文成都跃马扬威,问:“万岁!宇文将军在那里与何人动武?”“皇叔来得正好,宇文将军正和李元霸比武较量!”“李元霸是何许人?”这时唐国公忙上前施礼:“王驾干岁!李元霸乃李渊的第四个儿子。”“噢!看他年纪轻轻,竟敢和天宝将军比武,一定本领不凡。”“小儿愚钝,恐不是宇文将军对手,是奉旨比试!”“好!我既然赶上了,倒要开开眼界。为何还不比试?”“只因我那儿子有点拙力,换了几匹马,都让他两腿给夹伤了,没有好马,所以尚未比试。”“原来如此,你把他叫来,我倒要看看。”“是!”李渊忙派人把李元霸叫来,再三叮咛:“儿呀!靠山王杨林要见你,他是皇上的叔叔,你说话千万小心!”“哎!我、我知道。”李元霸上前给靠山王杨林跪倒:“李元霸给、给皇上叔叔叩头!”他这一句话把众人都逗乐了。杨林见这个孩子骨瘦如柴,相貌奇特,说话憨厚,有几分喜欢:“元霸免礼!起来!”说着上前去拉李元霸的胳膊。哪知道李元霸错会了意思,他以为杨林要和他比比力气呢,心说:“吔!

单田芳的评书隋唐演义有三个版本有什么不同?哪个更好更全?

单田芳的评书隋唐演义我在 惠天有声评书网 下载过多个版本,就是内容多少有所不同

单田芳播讲的隋唐演义在第几回提到了李元霸?历史上是否真有其人?

单田芳播讲的隋唐演义在第三十二回提到了李元霸
李元霸是清代长篇章回体小说《隋唐演义全传》中虚构的人物。其历史原型为李玄霸(599年~614年),字大德,唐高祖李渊第三子,母窦皇后,隋朝大业十年(614年)英年早逝,得年十六,被唐高祖李渊追封为卫王。在小说中为隋唐第一条好汉,盖世无敌。
更多精彩内容请继续访问: 9778澳门威尼斯人在线网站
上一篇:十大性恪最好狗狗不会乱咬人看着不凶但又护主,又不会背别的狗欺 下一篇:迪拜是哪个国家的? 返回栏目

9778澳门威尼斯人在线网站

9778澳门威尼斯人在线网站

9778澳门威尼斯人在线网站

服务支持

人力资源

联系我们